吴江关工委微博
吴江关工委公众号
颂建党百年老少同台线上展播 +更多
历史上的今天——解放盛泽亲历记
苏州市吴江区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2024-05-06 15:07:34 作者:SystemMaster 点击次数:1047



历史上的今天

——解放盛泽亲历记


     俞双人是中共盛泽地下党负责人,1949年5月任盛泽区委副书记兼盛泽镇(区属镇)镇长,1950年3月至1951年6月任盛泽镇(县属镇)党委副书记,后调常熟市工作,离休前任常熟市总工会副主席。


      俞双人亲历解放盛泽的全过程。


     1949年初,中国人民解放军逼近长江,江南的解放指日可待。此时,地下党吴嘉工委书记金佩扬召集盛泽地下党负责人俞双人到嘉兴,布置迎接解放的计划,要求重点做好策反盛泽工商自卫大队的工作,建立工人纠察队,待解放军渡过长江后,维持社会秩序,击歼土匪干扰,保护仓库、档案,迎接解放军。


      当时,盛泽地下党有三条线展开工作:一是丝织工人中的党支部,书记俞永泉,党员有吴永奎、曹润生、张炳津、周天宝、封金荣、曹梅生、仲春泉、金介甫、潘积寿等11人。解放前夕,他们筹建工人纠察队,开展护厂活动。二是陈济生、周彦生利用乡户籍干事的合法身份,密切注意当地上层人物的动态,搜集当地机关、档案、仓库以及武装配备等方面情报。三是张伟道、陈志明进行策反盛泽地方武装的工作。


    盛泽镇工商自卫大队是一支实力较强的地方武装,因此是策反工作的主要目标。当时,盛泽工商界成立的工商自卫大队共100余人,成员是盛泽的老板、小开、店员,白天经商,晚上轮流值夜巡查,并经常进行军事训练。大队部设在保盛桥堍,武器有步枪45支,美式汤姆冲锋枪16支,轻机枪5挺,重机枪2挺,各式手枪31支,装备精良。机枪和冲锋枪集中于队部,步枪和手枪分散给个人保管。大队长沈立群,两个副大队长,一个是郎琴记绸厂老板郎梅邨,因他常在上海经商,只是挂了个名;另一个是吴孝友,过去当过盐警队长,是自卫队的实际负责人。下设三个中队:一中队长张云安,二中队长王南峰,三中队长王宜康。


     张伟道发展了两个党员,一个是西正茂酒酱店的小开张寿昌,是自卫队分队长,他掌握的武器有一挺轻机枪和十多支步枪。另一个叫周培林,是酒坊的学徒,张寿昌分队的队员。通过他们取得了这支武装人员的花名册、枪支数目、每个队员的家庭地址以及所保管的枪支号码等。


     王南峰开设绸厂,家产丰厚,和沈立群的关系很好,在盛泽颇有影响。他眼看国民党大势已去,想找地下党关系,寻求出路。另一个中队长张云安,也是开绸厂的,与王南峰关系密切,也想寻找出路。地下党重点对这二人进行策反活动。


      4月下旬,国民党顾锡九部一个师从长江溃退后驻扎在盛泽,土匪胡伯龙部冒充共产党之名在四乡抢劫,并一直窥视工商自卫大队的枪支。在这危急的情况下,俞双人在张寿昌家中约见王南峰和张云安,声明代表地下党接受他们起义。王南峰和张云安表示愿意服从领导。俞双人又通过他们,要副大队长吴孝友率部起义,吴孝友也表示愿意起义。


     为防止工商自卫大队的武器被国民党军队劫走或落入胡伯龙土匪之手,吴孝友、王南峰、张伟道、张寿昌、张云安、周培林等人分头动员关系好的队员,将轻重机枪、冲锋枪、步枪藏于精炼坊的炉子中以及丁人和绸行和王南峰家中。在吴孝友的努力下,王宜康中队也将武器全部隐藏好。另外,得知国民党江苏省党部撤退到盛泽时,有一批档案封存在区公所内。陈志明也策反了部分警察,要他们保护好武器待命。

     

      5月2日晚上,俞双人召集俞永泉、陈济生、张伟道,在张寿昌家中商量如何迎接解放军以及在国民党军队溃退后出现“真空”局面时如何维持社会秩序。11点左右,爆炸声不时传来,盛泽附近的苏嘉公路桥已被炸断,顾锡九部已向嘉兴溃退。在这紧迫的形势下,俞双人决定立即赴平望迎候解放军,争取早日解放盛泽。


     当夜12点,俞双人和周彦生各带一支手枪,抄小路步行,在3日凌晨到达平望的竹江桥,遇见了佩戴“中国人民解放军”符号的哨兵。随后,又到平望丝厂内会见驻扎在那里的三野十兵团28军的侦察营教导员门蛮江。此日下午,匪首胡伯龙也派联络员到平望,冒充共产党游击队联系解放军,经俞双人识穿后,被关押了起来。


     3日下午5点左右,28军副军长肖峰率领一个师到平望,听取了俞双人的汇报,并一起研究解放盛泽的部署。即将天明时,地下党吴嘉工委书记金佩扬随十兵团29军政委张藩从吴江来到平望。金佩扬指示俞双人,盛泽镇的策反武装立即由解放军接收,决不能放走胡伯龙,国民党江苏省党部的档案要设法截下来。并告诉俞双人,吴江县委、县人民政府已经成立,接收盛泽政权的工作,等待吴江派人来。俞双人随即派周彦生立即返回盛泽,通知张伟道以手中拿白毛巾为标志,在公路中途等候解放军。


     肖峰副军长决定,由门蛮江教导员带领三个连去解放盛泽,俞双人作向导。5月4日吃过中饭,队伍从平望出发。因为公路上的许多桥梁已经被炸断,于是向沿途的老百姓借门板,搭桥过河。走到半路上的三里桥时,只见张伟道已经扬着毛巾在迎候。门教导员向张伟道了解盛泽目前的情况。张说:现在盛泽的局势非常混乱,胡伯龙的土匪队伍已经进入盛泽镇,正与工商界谈判,要粮、要钱、要缴枪,并贴出布告,具名旅长龙天飞,十分嚣张。国民党江苏省党部的档案尚未被劫。俞永泉已经组织工人纠察队,开展护厂。


    门教导员在公路上召开连排长会议,重新对解放盛泽作了部署与分工,包围盛泽镇,吃掉胡匪。随后,部队跑步奔向盛泽。到了圆明寺公路桥上,门教导员指令一个排到西城隍庙驻防,一个排到王家庄,一个排从公路包抄到东港。门教导员带领两个连,由俞双人带路直插石匠湾,在此驻扎一个排;过了观音桥,在西荡口驻扎一个排;再直插姚家坝,到区公所又驻扎一个排。其余部队直奔南新桥、山塘街,抵达保盛桥。这样,就将盛泽镇团团包围,实行戒严,人员只准进不准出。

 

     解放军在西城隍庙、王家庄、东港、石匠湾、西荡口、姚家坝各驻扎一个排,又直奔南新桥,到保盛桥,将盛泽镇团团包围。

    

     在解放军行进途中,许多小学生由进步教师方德和等人带领,手持“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等红绿标语旗,高唱“你是灯塔”“山那边呀,好地方”等革命歌曲,在红木桥、太平桥上列队欢迎,还有不少群众拍手观看。


    部队抵达保盛桥后,将工商自卫大队部包围了起来,以防不测。此时,吴孝友、张云安、王南峰、王宜康等人已经将自卫大队的人员和武器集中了起来,听候缴械。门教导员和俞双人带一个班接收,按照花名册和枪支数目进行清点,到下午4点点缴完毕,没少一支枪。陈志明也从西庙桥带了几名警察,把保管的12支步枪和2支冲锋枪集中收缴给侦察营。


     解放军进入盛泽时,驻扎在目澜洲的胡伯龙带领土匪逃窜到茅塔一带。当夜,肖副军长和肖参谋长带领部队也赶到盛泽,住在南新街农民银行内,指示门教导员把胡匪骗进镇来消灭之。于是,门教导员把胡匪派往平望的联络员找来,要他去向胡伯龙传话:解放军欢迎他来盛泽,请他亲自来商谈。此时,胡伯龙已经走投无路,当晚就带了十余人来到农民银行。肖参谋长当即派出一个连与胡一起下乡,胡匪的队伍都是些乌合之众,见到解放军就逃散了,只集合了60余人,全部被缴了枪。第二天早晨,胡伯龙和他的队伍开赴湖州,被解放军收编。


    肖副军长向俞双人等人详细了解盛泽地下党的情况,他说:你们的工作做得很好,交给我们的武器可以武装一个营。临别时,肖副军长赠送给俞双人两支美式手枪,又给他和张伟道、陈济生每人一条军用毛毯。   


      5月5日,金佩扬随29军军部到盛泽,住在王家庄。俞双人汇报了解放盛泽的经过,29军政委张藩表扬了盛泽地下党。他说:解放盛泽时,地方秩序良好,未放一枪一弹,未受丝毫损失,他很满意。


      吴江县委派王克礼、于辉华、林垣森等三位盛泽区委的负责人到俞双人家,与他接上了关系。县委决定俞双人参加盛泽区委工作,俞把地下党的组织关系一一作了介绍。接着,盛泽地下党的同志在区委的领导下,有序地接收了区公所、粮库、银行、税务所、警察分局等部门,成立了盛泽区委、区政府,建立新的政权。


盛泽地下党图片=.jpg

19846月吴江县党史座谈会合影,前排左起第4人为金佩扬,后排右起第2人为俞双人)

                                                        

                                                     (盛泽镇关工委讲师团成员  沈莹宝)  


    1、《盛泽解放的前后》一文是俞双人的回忆录。他在文中表示:“回首往事历历,记忆犹新,所知当时解放前后情形,实录如下。但事隔久远,不免有误,供参考之。”

    2、1991年出版的《盛泽镇志》记载,盛泽解放的时间是5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