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江关工委公众号 吴江关工委公众号
黎明前的暗战——新中国成立前的中共吴江地下党
苏州市吴江区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2019-04-19 13:59:46 作者:ggwjwh 点击次数:559





黎明前的暗战

 

——新中国成立前的中共吴江地下党


文/金王浩 


说起地下党,大家一定看过不少有关这方面的电视剧吧?如:潜伏、麻雀、解密、代号、刺蝶、天衣无缝,等等,这些电视剧情节惊心动魄、跌宕起伏,展示了中共地下党机智勇敢、克敌制胜、临危不惧、不屈不挠的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


关于地下党一词的解释:《新华词典》上是这样解释的:新中国建立前,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统治的地区和日本侵略军侵占的地区,秘密进行革命活动的党组织,通常称为“地下党”。


“地下党”是特定时期的一个特指,是一个历史产物。


今年是新中国建立70周年,也是我们吴江解放70周年的重要纪念年份。所以,今天这一课,我着重围绕地下党这个主题,向大家讲讲当年吴江的中共地下党对敌斗争开展革命活动的情况,再现吴江地下党当年的斗争风貌和凛然气节。


一、抗日战争前后:中共吴江地下党以潜伏为主的革命活动


吴江是中国共产党较早建立组织并开展革命活动的地区之一。吴江地处江、浙、沪的交界的腹地,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在当时,十分有利于革命活动和地下党秘密工作的开展。


早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初,吴江便是早期中共党员频繁活动的地区之一。据吴江党史资料,中国共产党建党初期,从1925年起,中共党员频繁来吴江活动,宣传革命真理,传播革命思想,积极发动和组织群众运动。此后,先后有一批中共党员进入吴江开展活动,宣传抗日救国。由于当时地下斗争的艰巨性,党组织活动都是秘密进行,也曾经遭到日寇和国民党特务的破坏,常常出现险情,但是,他们凭着对党忠诚,以不屈不挠斗争精神,在敌占区同样为革命事业发挥了重要作用。


抗日战争期间,吴江地下党主要是以各种身份为掩护进行潜伏.有的潜伏在敌营内,战斗在魔窟里。据吴江党史资料,1943年春,中共华中局城工部上海地下党组织派遣党员刘建民(化名刘进才)到吴江,打入汪伪政治保卫局苏州支局吴江站,任情报课长,后调吴江站同里组任组长。接着,1944年初,中共党员俞树芳(化名俞林)也受中共华中局城工部派遣,打入汪伪政治保卫局吴江站,任情报编审,后调吴江站盛泽组任组长。


当时,汪伪政治保卫局苏州支局吴江站,地址在松陵镇县府街6号(现中国人民银行东侧),对外称“吴江6号”。它的上司苏州支局特工队在苏州市祥符寺巷90号,外称“苏州90号”。汪伪特工总部在上海法租界极司斐尔路76号,外称“上海76号”(在电视剧中常听到)。当时,汪伪特工总部规定,各级机构不得对外公开组织名称,一律以机构所在地门牌为代号。


“吴江6号”其实就是汉奸特务组织,其成员大体上可分为三部分:一是国民党没来得及西撤的宪兵特务; 二是中共党内的叛徒; 三是地方上的一些社会恶势力。“吴江6号”下设侦行股,在同里、震泽、盛泽、平望等地都设有情报组。但没有人会想到,在这个神秘莫测、充满血腥味的人间魔窑里,中共地下党刘建民、俞树芳却隐蔽在“吴江6号”内,与敌特进行着特殊的战斗。


“吴江6号”掌握着全县各区特工组送来的情报。刘、俞身居魔窑,秘密获取情报,有效地掌握了特工站的组织分布和吴江各区的组织情况,有关汪伪吴江警察局特高组的情况,各区特工组送来的情报,以及忠义救国军的情况,其他警备部队、特务组织和日军吴江宪兵队的情况等。刘、俞利用潜伏身份,及时将情报送出,提供给党组织。曾截获一本敌人对我苏南地区军、政组织情况的情报资料,及时送至地下党交通站,为堵塞我党内部情报资料工作上的漏洞,及时研究反制谍报工作对策,避免重大损失起到了至关重要作用。在此期间,“吴江6号”特务机构,由于情报多次失密,也曾引起敌特怀疑。刘、俞因此也遭特务跟踪,但他们凭着对党的忠诚,以机智勇敢精神与特务周旋,多次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当时,刘建民、俞树芳在吴江的活动,一直由中共苏州工委王中一负责联系,直至抗战胜利。抗战胜利后,刘建民、俞树芳奉命又潜入苏州“国民党宪兵司令部东部特务区”,后来又打入国民党上海宪兵司令部,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长期周旋,为夺取革命的胜利不惜赴汤蹈火作出了贡献。


据吴江党史资料,抗日战争期间,中共地下党在吴江各地的斗争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早在抗战初期,1938年,新四军政治部副主任邓子恢委派中共党员庄绍桢,从安徽泾县军部来吴江严墓①一带开辟游击区工作;同时,中共中央特科秘密党员王绍鏊(吴江同里人,解放后任中央财政部副部长),民主促进会创始人之一。当时,他以民主人士的身份和声望,秘密进行抗日活动,并将中共党员丁秉成打入国民党吴江县政府机关,开展情报工作。此后,中共党员沈月箴也打入国民党县政府内部,负责收集情报、了解敌伪动态。她周旋于上层人物之间,在县政府先后发展金大鹏、肖心正、沈文潮等加入“华东人民武装抗日会”(简称“武抗”),加强情报搜集,演绎出一幕幕惊心动魄、精彩妙绝的谍报传奇。1939年5月,中共特科在严墓车家坝建立中共吴江支部,丁秉成任书记。不久,又建立了中共吴江支部领导下的中共“武抗”吴江支部,丁秉成兼任书记,他们以县政工队为立足点,在严墓一带开展抗日工作。另外,抗战期间,中共浙西特委派党员徐洁身(又名徐进)打入抗日的朱希部队,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成为一支活跃在吴江严墓地区周边的抗日部队,在对敌斗争中发挥了十分重要作用。


1940年9月,中共淞沪中心县委书记顾德欢派党员夏明辉到平望西塘街“大生”杂货店,约见金佩扬,鼓励他参加革命,投身抗日。同年10月,经夏明辉介绍,金佩扬入党后,积极开辟吴江工作,成为吴江颇有声望的地下党员。1942年,日军对吴江芦(墟)、莘(塔)、(北)厍、周(庄)原属吴江,上世纪五十年代划至昆山)大屠杀后,国民党忠义救国军主力撤离该地区,中共地下党组织认识到在该地区开展党的地下工作的重要性。1942年,中共地下淀山湖工委书记林岑与地下党员陈企周、金佩扬等一起在芦墟设立淀山湖工委机关,领导淀山湖地区的地下抗日斗争,在芦墟开展抗日救亡宣传工作。从此,该地区有了正式的中共地下党组织。


1943年初,中共淀山湖工委书记林岑与金佩扬在芦墟以开设“汇丰烟纸店”为掩护,领导淀山湖地区的工作。1944年10月,根据党组织决定,吴江一带的地下党组织由金佩扬统一领导,并先后在吴江发展了一批党员,抗日杀敌的故事在吴江百姓中到处传颂。


二、解放战争期间:吴江曾经有多处中共地下党联络点


据吴江党史资料:新中国成立前,中共党组织各个系统在吴江县设立的秘密联络点共有23处,几乎遍及吴江各个乡镇村,如松陵、黎里、盛泽、铜罗以及太湖沿线当年都有地下党的交通站或联络点,在夺取解放战争胜利中,留下了当年地下党活动的足迹。


松陵镇是吴江县府所在地,因此也是地下党开展工作的重点。所以,这里,我着重说说当年松陵地区地下党组织的三个基点:


1.中共澄锡虞工委系统领导的以庞山湖石灰窑为基点的松陵地下党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一直没有放松对中共武装力量的打压。1946年国民党公然撕毁重庆《双十停战协定》,挑起内战,大举向我解放区进攻,斗争的形势日趋严峻,地下党面临着更加艰巨的局势。


1946年11月,中共华中局十地委派焦寿康(原沙洲县委副书记)到吴江开辟工作。此后又有多人以各种身份为掩护的地下党员进入松陵地区潜伏。


1947年1月,地下党吴明(化名吴春生)到吴江城内中山街,他打着“中医吴春生”名号在松陵仓桥头鸿济堂药店坐诊,后考虑到隐蔽性,他又迁诊于盛家厍万春堂药店,并以此药店为联络点。当时,与吴明同来吴江的还有地下党范青、蒋毓贞等人。在盛家厍,吴明通过调查进一步了解到南厍情况,因为当时南厍是东太湖地区一个小集镇,是松陵一带进入太湖的必经之路,也是渔民栖息之地,常有过往船只借港避风停泊宿夜,来来往往人员多,十分有利地下党开展工作。根据吴明掌握的情况,同年2月到4月,先后有一批地下党进入南厍潜伏,如陆志明(以算命先生为身份),李海明(原名张健、先在南厍当长工,后打入南厍自卫队),张根生(原名蒋一鸣,以代人戽水为掩护),陈逢贤(在南厍当裁缝为掩护)等先后到达南厍,在党组织统一领导下,在南厍地区开辟工作。而南厍到吴江县城,盛家厍是必经之路,每天都有船只往来,吴明在盛家厍药店因此也成为地下党重要联络站。


1947年9月底,中共十地委常委、军事部长包厚昌指示焦寿康与苏中区党组织接上关系,并调沙洲县工委书记朱帆来吴江。同年10月底,包厚昌也到达吴江,与焦寿康、吴明接头后,便在吴江东门航前街吴明家住下,根据组织决定,当年以吴江为立足点,领导淀山湖和太湖地区的工作。


为做好潜伏工作,1948年1月,包厚昌、吴明与东门的房东黄云涣、邻居王炳生在庞山湖的三里桥地段,合股开设了万丰石灰窑,包厚昌为老板,窑厂开设后,包厚昌先后调党员多人到窑上工作。石灰窑不仅是地下党在吴江的一个重要据点,实质上也是中共澄锡虞、苏常太两个工委的核心。


1948年3月,包厚昌离开吴江去苏中,焦寿康等人也相继调离吴江,吴江地下党工作由朱帆负责,但仍以庞山湖石灰窑为掩护,当时窑上的工人只知道朱帆是包老板的亲戚,包厚昌以身体不佳为由回无锡养病,故将窑厂托给亲戚朱帆管理经营。为加强党的力量,同年,澄锡虞工委又调吴县交通总站站长王彦萍(郭泉生)到吴江,接着,工委又派交通员许丽娟到同里镇立足,在此期间,秘密发展一批党员。同年秋天,朱帆在石灰窑先后发展吴小根等5人入党,并经上级批准,建立了窑厂支部。与此同时,李海明在南厍自卫队发展了毕华等3人入党;许丽娟在城区发展朱斌等4人入党;顾加生在剧团(吴江锡剧团前身)发展郭城(解放后任松陵镇长)等3人入党;吴明在药店也发展周维明等2人入党。当时,窑上两名饮事员(吴凤宝、顾小妹)也被吸收入党,并作为交通员,朱帆曾多次安排她俩送信传递情报。另外,松陵镇盛家厍有家“源昌祥”百货店,系夫妻老婆店,丈夫叫张怀本(解放后病故),妻子叫朱月凤(生前系吴江印刷厂工人),夫妻俩都是常州人,与吴明常有往来,因此,在盛家厍万春堂药店基础上,吴明决定将源昌祥百货店作为情报传递的联络点,避开敌特注意力。


1949年4月23日,吴江解放前夕,南厍地下党员李海明率自卫队起义,在朱帆带领下,全体地下党员厉兵秣马,集中庞山湖农场,为冲破黎明前的黑暗,迎接胜利的曙光,积极做好解放吴江的前期工作。


2.中共苏州工委系统领导的以吴江中学为基点的地下党组织


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对吴江地区控制极严,市民实行保甲连坐,当时吴江地区一些学校进步师生对国民党反动派统治极为不满,吴江中学当时是一所影响较大的学校。


    1946年,武汉大学法学院毕业生倪明(又名倪立明,系倪淑英烈士之弟)回到家乡吴江,通过其远房叔叔、吴江中学校长倪承楹的关系,到吴江中学担任训育主任。同来吴江的还有倪明的武大同学刘玉(任英语教师)。当时,他俩尚未入党,但与在苏州教书的武大同学、中共苏州学委委员范文贤、陈凤肖保持密切的联系。1947年初夏,经范文贤介绍,倪明、刘玉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后,上级党组织决定,指示倪明以吴江中学为基点进行革命活动。暑期后,刘玉离开吴江去武大,接着,为聚集革命力量,范文贤介绍中央大学毕业生胡斌、陈凤箫介绍武大外文系毕业生佘明清到吴江中学任教。同年,原中共湖南泸溪县委宣传部长郑白青等也相继到吴江中学工作。


   
1947年9月,中共苏锡吴工委成立,由高山任书记,范文贤、陈邦辛为委员。同期,高山来吴江领导工作。经高山批准,倪明介绍胡斌入党,1948年1月,胡斌又介绍佘明清入党。当时,吴江的国民党控制很严,中共地下党组织按照“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在吴江重点开展组织发展工作,倪明又在校外发展了赵安民、费旭初入党。


赵安民原是国民党太湖行动总队少将总队长,历任吴县县长、国民党13师少将副师长、第三战区司令部上校参议、苏浙行动委员会太湖别动队司令,曾到国民党中央训练团将官班受训。因遭排挤在吴江家中闲住,是东太湖河南帮围垦农民的头面人物。倪明通过松陵镇四维堂牧师费因笃那里了解到赵安民情况,便介绍高山住到赵家,对其进行深入引导考察。1948年4月,经中共上海局组织部长钱瑛批准,赵安民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上级党组织进行单线联系。


费旭初是倪明哥哥倪达少年时的同学,上海音乐专科学校毕业,抗战胜利后失业在家。他对国民党的统治十分不满,而对倪的姐姐倪淑英赴延安从事革命活动,十分钦佩和向往。在中共地下党员的引导下,1948年1月,经倪明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苏州工委直接领导。吴江解放前后,利用教师身份,在学校秘密教唱革命歌曲,并组织了吴江青年歌咏队,激发江中师生的爱国热情。


当时,由于苏州工专党员刘惕恒公开反对当局开除学生,暴露了身份。1948年2月,组织布置紧接撤离,倪明离开吴江,工作由高山直接负责。高山指定胡斌具体负责吴江中学的地下工作,佘明清负责联络工作。


1948年3月,郑白清介绍原上海复旦大学学生、中共党员何刚(何景愉)来吴江中学(组织关系仍留在上海),何刚在吴江中学,不与胡斌发生组织关系,但相互之间心照不宣,配合默契。


1948年8月,胡赋介绍中央大学历史系毕业生赵广祥到吴江中学工作。同年10月,胡介绍赵入党。随后,在学生党员建立了支部。随着斗争形势变化,吴江中学地下党由学联线调整为地区单线联系,由苏州工委书记张云曾直接领导。9月,张云曾来吴江,`与费旭初、赵安民、胡斌单线联系。同期,周克(化名胡逸云,时任中共苏锡常工委书记)亦来吴江,对上层人士开展工作。


1948年12月,胡斌,佘明清调往无锡,吴江中学的工作由赵广祥负责,直至解放。


3.上海地下党领导以“江友”图书阅览室为基点的地下党组织


江友图书阅览室是上海地下党组织在县城松陵镇开辟的一个基点,主要有上海地下党员王新五负责。


王新五原是上海复旦大学土木工程系学生,1946年5月在复旦大学入党,时年冬,王新五同志因病回吴江家里休养,组织关系仍由上海地下党直接联系。1948年夏,王新五身体康复,上海地下党组织指示他蹲点吴江,主要开展了以下几项工作:


其一,王新五联络外地读书的一批吴江中学毕业生(马兴、夏枫、潘庆林等),在暑期组织“吴江旅外同学会”,团结一批进步学生,进行革命启蒙教育。在此基础上,为扩大影响,王新五又将“吴江旅外同学会”改建为“吴江青年同学会”,吸收吴江中学和吴江乡师的一些进步学生参加,会员发展到百余人。“吴江青年同学会”当时在松陵地区影响较大,对开辟党的青年工作起到了积极作用。


其二,王新五利用中山街家中两间空房,开办了“江友图书阅览室”(解放后吴江新华书店的前身)。图书室藏有不少进步书刊,也订了一些公开出版的报刊作为掩护,对社会开放。此外,他还组织出版了《江友》油印小报(马兴为主编,夏枫、王芷芸、潘庆林、陶养生等为编委),参与者还有王正斌、刘树春、林怡然、杨熙华、刘中淦(刘中干)等人。《江友》小报宣传时政形势,揭露反动当局罪行,传播从解放区电台收听到的胜利消息,还有介绍各地学生运动的动态以及吴江青年学生的活动概况等。在那胜利捷报频传的时期,《江友》小报还编辑了专刊,印发传单和小册子,在进步青年学生中广为传递,宣传了革命,鼓舞了斗志。


其三,1949年初,吴江解放前夕,地下党上海局通过中共苏州工委关系,委派苏州工委学生区委副书记薛杰到吴江松陵镇与王新五同志接头。薛杰传达了上级有关做好迎接解放的具体工作指示。同时,根据上海党组织精神,决定将王新五党组织关系从上海转到吴江中学(前面也提到)。同年3月,苏州工委青年区委副书记薛杰通知吴江中学赵广祥,薛杰与王新五正式建立了联系,从此,“江友”与吴江中学地下党两条线会合成一线,实行统一领导。


两线合一后,赵广祥、王新五积极行动,赵广祥常到王新五家的小楼秘密收听解放区电台的广播,将收听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全文记录下来,印成传单进行秘密散发张贴。同时,根据上级要求,吴江中学地下党支部以踏青名义,在松陵镇南门油菜田头召开全体党员会议,传达上级指示,分析了形势,研究如何迎接解放有关工作,做好保卫工作。4月下旬,我解放大军渡江南下,胜利形势迅猛发展,苏嘉公路交通断绝,吴江城里住满了国民党溃军,地下党组织紧急布置,江中与乡师成立学生联合会,将两校进步师生迅速联合起来,分别成立了护校守备队,日夜守卫,四处巡逻。全力保护学校及一切市政建设,同时为配合入城的解放军做好接管工作作了准备,在此之前,由上海转移来的吴江乡师的中共地下党员李枫亦积极鼓动进步学生开展行动。王新五组织“吴江青年同学会”开展社会调查,了解了国民党的地方武装组织,并在深夜照着电筒写出县城国民党机关、警察局、保安队的驻地及电话号码,画出了粮食仓库的地图。在吴江即将解放之时,地下党组织还把新华社广播的《向全国进军的命令》用毛笔字写成大字布告张贴在县城的几条主要街道,从而有力地安定了民心,稳定了社会秩序,为解放大军顺利解放吴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4.简要介绍一下吴江各地地下党的秘密联络点


除县城松陵外,解放前夕,吴江各地均有地下党开展活动(前面已介绍,全县共23处)。如黎里以祥和义烟纸店为掩护的联络点,平望顾家扇以学校为掩护的隐蔽点,还有铜罗严墓南街百货店为立足点的地下党组织以及太湖沿线均有地下党联络据点。据史料反映,平望顾家扇联络点险遭破坏。当时,在顾家扇小学教书的中共党员蔡瑛(蔡毓文) ,因上海“益新”糖果店联络站出事累及被捕,上海《大公报》刊登了《被人控告是共党,女教师一度被捉》一条消息。上海地下党速派人赶到平望,通知有关人员紧接撤离。由于蔡瑛沉着坚强,拒不暴露身份,不仅保护了党的组织,也确保了平望隐蔽点安然无恙。


三、统一行动,迎接解放,吴江地下党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49年初,吴江各条线地下党根据上级党组织指示:“地下党的中心任务是加强情报与策反工作,为迎接解放做好各项准备工作,做好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控制地方武装,调查敌情社情,注视敌军动态,维护社会治安,开展护校护厂工作,配合当地解放。”的指示,中共吴嘉工委书记金佩扬到达吴江,先后对吴江自卫队长陈德钊、南厍乡乡长王恕本等开展工作。苏锡吴工委系统费旭初通过四维堂牧师费因笃和“普益书报社”关系,争取各界人士,扩大统一战线。中共党员马宁从苏北返回吴江,对吴江县政府军事科长开展工作,收集情报。


同时,上级调来短枪和手榴弹,在地下党的领导下,庞山湖石灰窑秘密训练武工人员,为解放吴江做好准备。


吴江青年同学会在王新五的领导下,开展调查,了解掌握了国民党地方武装组织等,同时,王新五还搞到了吴江县银行保险箱的钥匙,把情报和存款及时交给了地下党组织。地下党员李海明布置郑新生、吴清泉等,详细了解南浔到吴江的公路桥梁编号、负重等数据,及时将情报交给党组织。


1949年3月,张云曾派金佩扬、费旭初下太湖,指示赵安民控制好东太湖一带的地方武装和城厢区、南厍、八坼等地的区乡政权。4月初,朱帆、王彦萍、吴阿根等人,在吴江、吴县交界的吴淞江两岸,公开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号召抗丁、抗粮、抗租。


4月21日下午,朱帆在平望周家溪与朱林芳研究迎接解放大军进入吴江的准备工作,又深夜赶回庞山湖石灰窑。次日,张根生报告,“解放军已于昨夜渡过长江,沪宁铁路无锡西火车不通,苏州的国民党准备南逃”。党组织立即动员窑上的党员和工人,密切监视公路、运河,防止南逃敌人的破坏。同时,通知吴明、李海明、陈阿大、顾加生等,到庞山湖农场集中待命。


4月22日下午16时左右,国民党军队沿苏嘉公路、运河南撤,窑上的党组织带领群众到庞山湖农场暂避。当晚,朱帆、吴明接到苏州工委交通员许丽娟送来的“关于与解放军接头”的密件,立即进行了传达和部署。


4月23日清晨,在庞山湖集中的党员有二三十人,转移到同里钱家厍吴淞江一带,公开以武装农运工作队身份出现。26日晚,武装起义队伍50多人,扛起红旗,解放了庞山湖农场。


4月27日,苏州解放。吴江地下党组织立即与苏州市军管会接上关系。同时,以庞山湖农场为基地,做好迎接解放军准备。28日,国民党同里区区长何念椿派人到庞山湖农场联系,邀请地下党进驻同里镇。张根生代表党组织与对方谈判,何念椿当即接受条件投诚。


4月28日上午8时,国民党县政府机构要员向南逃跑。晚上11时半,中共吴嘉工委书记金佩扬与党员赵安民率领地方武装400余人,持枪进入吴江县城。当晚23时,金佩扬与赵安民率武装部队,从西门进城,接收了国民党吴江县政权,并严密监护政府机关、监狱、保护银行、档案、商店和工厂,维护地方治安。此时,北门外庞山湖农场仓库急报,粮食有遭抢劫的危险。朱帆率队伍紧急前往保护,避免了粮食被抢事件发生。


29日上午1 0时,吴江地下党在城北(北门)城楼,打开城门,迎接中国人民解放军三野10兵团第29军85师253团进驻松陵镇。随军南下的胶东、苏北接管政权的干部第8大队,亦于30日晚9 时抵达县城,当晚与吴江地下党负责同志胜利会师。


4月30日,在澄锡虞工委地下党员的带路下,29军85 师小分队进驻水乡古镇同里。


5月1日下午,吴江县城召开各界人民庆祝解放大会,晚上举行大游行,锣鼓喧天。


5月2日,随军南下的吴江县人民政府开始接管国民党党政军机构及金融企业机构。


5月3日,吴江县人民政府发布政字第一号政令布告,宣布吴江县人民政府成立和县长就职(吴江县县长杨明,副县长朱帆)。同时,上级公布了中共吴江县委领导名单:书记鲁琦、副书记李前、金佩扬。


紧接着,解放大军一路进军各地,在地下党的带领下,吴江各地相继解放。


5月3日上午,中国人民解放军三野1 0兵团2 8军从庙港抵达震泽。同日,接着,28军83师侦察营挺进平望。震泽、平望两镇相继解放。


5月4日,28 军83 师侦察营,由中共盛泽地区地下党负责人俞双人带路,一举解放了盛泽镇。同日上午,侦察营所属的“丹阳支队”,由地下党员顾其行带路,又解放了黎里镇。


5月5日,“丹阳支队”在地下党负责人吴关龙陪同下,又进驻芦墟镇。


此后,在新政权吴江县政府领导下,各项接收工作相继推进,推翻了旧政权,开始建立新政权。5月中旬,全县开始接管乡镇公所。至此,全县各级政权先后建立,以恢复生产、安定人民生活和剿匪反霸为中心的各项工作也全面展开。

 

注①:    

元朝以前称名为铜罗村元朝至正年间(1341-1368),张士诚竖旗反元,后被朱元璋俘获自缢,其方姓部将避居铜罗以酿酒为生。在酿酒取土封坛中,取土处发现一地下墓穴,有石碑,墓葬者原是东汉辞赋家严忌。为纪念这位原汉时辞赋家,便将铜罗改名为严墓。民国18年(1929)严墓设区称镇。1957年,吴江全县撤区并乡,复原名建铜罗乡。上世纪30年代末至40年代初,日军入侵中国,吴江沦陷,严墓曾作为吴江县政府、县党部的所在地,中共浙西特委、吴兴县委等地下党组织相继迁至严墓,开展党的地下抗日活动,严墓一度成为浙北抗日根据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