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江关工委微博
吴江关工委公众号
颂建党百年老少同台线上展播 +更多
离开了讲台却不能离开学生 黎里“五老”网吧义务监督员14年甘当未成年人守护者
苏州市吴江区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2018-05-07 14:35:23 作者:SystemMaster 点击次数:637
中午吃过饭,戴好“网吧监督员”的胸牌,王治英、黄月琴、朱榕、王佩英、张元栋、张尚林等一行人准时出现在黎里各个网吧内,检查网吧是否有未成年人进入。
这群年近八旬的老人是“梨花应春”党建带关建网吧义务监督队的成员。他们几乎每天都要步行20分钟,巡查辖区内的8个网吧,这项义务工作他们已经坚持了14年。从一开始的网吧管理人员不理解、不配合,到认真接受检查,几位老人用坚持和尽责,换来的不只是未成年人态度的转变,更是无数家庭的稳定。
家到网吧这条路走了上万次
2004年至今,从家到网吧这几百米的距离,黄月琴、朱榕等6名老人每天都要走,足足坚持了14年。再往前追溯,黄月琴从2000年就开始在学校附近的网吧监督未成年人上网。
“一开始去网吧,就看看自己的孙子和邻居的几个孩子有没有上网,根本没想到会成立一支队伍,专门去做监督员。”黄月琴是镇上退休教师中,最早成为网吧监督员的其中一人,2004年开始,朱榕、王佩英、王治英等多名退休教师也先后加入了这支队伍,对镇上的网吧开展义务监督。
监督员的平均年龄已经超过70岁,近几年,虽然大家还奔忙在网吧监督的路上,但身体明显开始吃不消了,有队员不得不终止参与活动。但与此同时,也有年轻血液加入这支队伍,现在元老队员还有6个人。
老人们的家距离网吧近的几百米,远的有1公里左右,年轻人走起来尚显吃力,而老人们通常要花上半小时。“退休在家也没什么事做,走路就当健身了,监督就当回报社会了,挺有意义的。”王佩英介绍,从家到网吧的这段路,他们几乎每天都要走,十几年算下来,足足走了上万次,遇到乱扔的垃圾要捡,看见未成年人吸烟也要上前劝阻。每次到网吧,除了检查未成年人上网,还要仔细检查是否存在黄色宣传和赌博行为。
曾经遭网吧老板泼水刁难
在网吧监督过程中,老人们遭遇过网吧管理人员的刁难,也承受过小年轻的叛逆,但他们不畏惧、不退缩,一直坚持着。
“你们是哪里的?谁让你们来检查的?关你们什么事?”黄月琴告诉记者,曾有网吧老板对他们恶语相向,激烈制止他们进入网吧,甚至直接泼水,把他们轰出来。面对这种情况,老人们一般都很执着,第二天继续去检查。
“去得多了,他们也会不好意思,我们就抓住机会和他们好好说理。”黄月琴表示,未成年人正处于需要社会关怀呵护的阶段,不能任其“野蛮生长”,网吧的环境很容易诱惑人误入歧途,因此,这一步他们绝对不会退让。
有时劝说孩子们离开,网吧却不肯退上网费,他们就自掏腰包给孩子退费。对不愿走的未成年人,他们就陪在旁边,苦口婆心地劝说对方。
“我手上‘逮’过的学生已经多到数不清了。”黄月琴感慨道,起初,孩子们以为她只是个爱管闲事的“闲人马大嫂”,不以为意。黄月琴见一些孩子脾气倔强不听劝,便报出学校校长的名字,他们才知道老人的“厉害”。
不去网吧转转就不舒服
队伍成立后,虽说网吧监督员检查的频率并没有硬性规定,但黄月琴、王治英等一般一天都会巡查两到四次。
2010年左右,最鼎盛的时候辖区内有十几家网吧,老人有时候一个人要跑两三家,但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网吧的数量不断减少,如今还在营业的有8家,几位老人就各自对接了一家网吧。每天他们都是靠步行巡查,通常情况是上下午各一次,有时候晚上也要去看看有没有未成年人在网吧包夜。十几年来,这已经成为了大家的习惯,哪天要是不去就不舒服。
“2015年的时候,我腰椎盘不舒服卧床了两个月,我就叮嘱老伴每天去网吧看看,我们都有一个表,什么时候、去哪家网吧、发现什么问题都要记录在案。”王治英告诉记者。
在这群网吧义务监督员的努力下,黎里网吧未成年人上网的问题得到了很好的控制。近几次的巡查中,老人们反映,没有碰到一个未成年人,这让他们很高兴。
监督员们年事已高,孙子孙女都已经长大成人,本可以不操心这些事。不过,谈起自己的坚守,他们说:“我们队伍里大部分志愿者是退休教师,虽然离开了讲台,但是离不开学生,做老师的初心就是教书育人,只要能为下一代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辛苦一点都是值得的。”
                       (吴江日报记者:俞佳佳)